集团新闻

方正策略:9月份市场存在反弹的契机 但空间相对有限

发布日期:2019-09-11    

摘 要

1、市场观点:短期反弹源于风险偏好提升,可持续的反弹仍需等待。9月份市场存在阶段性反弹的契机,核心的驱动力在于风险偏好的阶段性变化,而风险偏好的阶段性变化源于三点:一是近期改革开放的举措增加,例如深圳的社会主义先行区、上海临港自贸区的5个“自由”、6省新自贸区的批准等;二是逆周期对冲力度的加大,7、8月经济数据再度恶化,LPR的激活、20条消费的提振的举措以及可能的稳定制造业投资等政策陆续推出。经济增长和流动性并没有明显的变化,决定了阶段性反弹行情呈现出结构性特征,反弹过程将一波三折,结构性的机会仍在消费和科技龙头。后续可持续的反弹源于经济增长和流动性的边际变化,一方面,当前经济周期仍处于下行阶段,库存周期处于去库存状态,后续密切关注美国经济触底的形态;另一方面,流动性的变化取决于利率政策供给以及信用周期的变化,密切跟踪MLF利率的调整以及信贷增速的变化。综合来看,9月份市场存在反弹的契机,但是空间相对有限,呈现一波三折的结构性机会,行业配置重点关注消费和科技,超配汽车、医药、消费电子等三个行业。

2、行业配置的主要思路:消费+科技,强者恒强。从当前的市场运行环境来看,增配科技和抱团消费仍会强化,增配科技的原因在于三方面,一是基金持仓持续下行,今年二季度成长持仓占比为19.22%,较一季度的22.77%进一步下行,目前配置比例处于近五年来的较低水平,成长板块的调整已较为充分,相对估值处于底部区域;二是成长中的部分行业已出现景气反转或复苏的迹象,如电子、军工、计算机等领域;三是细分领域的催化剂初步具备,如5G手机产业链、半导体、PCB、自主可控等。消费抱团的逻辑目前尚未遭到破坏,从历史上消费的抱团来看,出现三种情况会使抱团瓦解,分别是经济不确定性消除、抱团品种业绩集中低于预期或者受到政策的冲击、估值泡沫,目前来看这三种情况均未出现,因此消费的抱团仍将延续。

3、9月份超配汽车、医药生物、电子。汽车的逻辑在于汽车销售旺季来临,销量有望有所好转,经济面临较大下行压力,近期刺激汽车消费政策密集出台,政策红利逐渐累积,估值低廉,具备较强安全边际;医药生物的逻辑在于细分领域延续高增长,整体估值较低,具备一定安全边际,二季度基金仓位小幅滑落,后续配置力度有望加大;电子的支撑逻辑在于二季度单季度业绩反转,细分领域催化剂不断,估值底部区域。

正 文

1    一波三折,结构机会

市场观点:短期反弹源于风险偏好提升,可持续的反弹仍需等待。9月份市场存在阶段性反弹的契机,核心的驱动力在于风险偏好的阶段性变化,而风险偏好的阶段性变化源于三点:一是近期改革开放的举措增加,例如深圳的社会主义先行区、上海临港自贸区的5个“自由”、6省新自贸区的批准等;二是逆周期对冲力度的加大,7、8月经济数据再度恶化,LPR的激活、20条消费的提振的举措以及可能的稳定制造业投资等政策陆续推出。经济增长和流动性并没有明显的变化,决定了阶段性反弹行情呈现出结构性特征,反弹过程将一波三折,结构性的机会仍在消费和科技龙头。后续可持续的反弹源于经济增长和流动性的边际变化,一方面,当前经济周期仍处于下行阶段,库存周期处于去库存状态,后续密切关注美国经济触底的形态;另一方面,流动性的变化取决于利率政策供给以及信用周期的变化,密切跟踪MLF利率的调整以及信贷增速的变化。综合来看,9月份市场存在反弹的契机,但是空间相对有限,呈现一波三折的结构性机会,行业配置重点关注消费和科技,超配汽车、医药、消费电子等三个行业。

1.1    经济周期和盈利周期仍处于下行阶段

经济周期仍处于2018年1季度以来的下行期。中国经济从2018年1季度回落,投资、消费、进出口三驾马车陆续熄火,其中固定资产投资中基建投资在2018年失速、制造业投资在2019年失速,房地产投资目前仍有韧性但是压力增大;消费整体依然疲弱,汽车消费从2018年二三季度开始持续下行;进出口受到全球经济周期下行以及摩擦的影响,增速出现了明显的回落。最新的8月份制造业PMI显示仍处于制造业整体仍处于收缩区间,其中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以及原材料库存指数大幅回落。

库存周期仍处于去库存阶段。从库存周期来看,当前处于被动去库存阶段,即供需双弱,厂商由于预期下降,减少原材料库存,结果便是工业生产下降明显,其中7月份工业增加值创了新低便是证明。库存周期处于什么阶段,最根本的跟踪指标有两个,一个是PMI中原材料库存的变化,另一个是工业企业产成品库存变化,目前这两个指标均显示经济仍处于去库存阶段。随着原材料库存的下降,厂商意愿减弱,需求没有改善的迹象,PPI价格将不断下降,直到价格降到足够低的位置刺激需求,从而进入到积极的去库存阶段,经济周期开始循环。

从速度效益型的经济模式向高质量发展模式转变。2019年是高质量发展的元年,从2021年十四五开始中国经济将不再保6。高质量发展意味着一方面不在追求过高的增速,另一方面意味着经济结构的合理均衡。改革开放后的40年,中国经济追求幅度,从而不断提升效益,属于典型的速度效益型的经济体,但由于要素禀赋的变化,速度效益型的模式已经不适合中国的实际,高质量发展成为必然,高质量发展模式下的政策应对将更多是结构性的政策,总量政策将相对审慎。

全球经济周期仍需要等待美国经济触底的形态。全球主要经济体经济周期都是2017年底或者2018年初经济见顶回落,中国的经济周期和全球相对一致。目前阶段,欧洲和日本经济经济指标已经明显下行,美国经济周期相对滞后,领先指标国债收益率的倒挂暗示美国经济在一年后存在衰退的风险,作为全球经济的领头羊,美国经济的触底形态对全球经济周期有明显的影响,一旦美国进入到衰退阶段,全球经济主要经济体经济下行离触底仍有距离。